微信 | 手机版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医院文化 >>医患一家 >>抗疫一线 >> 正文

医院文化

抗疫一线

王培文:解除隔离后,再去父亲坟前陪他说说话

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  近日,我市最后3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出院后,沧州市人民医院医生王培文和同事们进行着最后的相关工作。

  对于其他人来说,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了几天。对于王培文来说,距离他和父亲“相见”的日子又近了几天。

image.png

父亲骤然离世

噩耗传到隔离病房

  今年42岁的王培文是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的一名医生。疫情发生后,他主动请战,承担起儿科发热门诊的诊疗工作。我市首例婴幼儿患者确诊后,王培文主动请缨,进入隔离病区工作。

  2月13日,进入隔离病区工作之前,王培文曾与在南皮老家的父亲通话。老人非常支持他的工作,还嘱咐他要做好自身防护,好好工作,别担心家里。谁知这竟成了他们父子俩最后的对话。

  2月24日早上,王培文正准备进入隔离病房工作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:“培文,你父亲去世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那一刻,王培文头脑中一片空白。父亲虽然已经70岁了,但是平时身体很硬朗,老人突发心梗去世的消息,让王培文根本不敢相信。他缓过神来,才失声痛哭。

擦干眼泪

他选择留在患者身边

  “我听培文接电话时的声音不太对,后来又看见他在休息室里哭。我一问才知道,原来他父亲突然去世了。”和王培文一同在隔离区工作的医师李绚梅说,同事们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医院领导。

  医院表示,可以先为他做一下筛查,如果没有问题,再按规定做好消杀和防护,然后送他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。

  当时,王培文分管的两名新冠肺炎患儿虽然还没有出院,但是病情已有所好转。如果王培文回家为父亲料理后事,医院就会派新的医生来接替他的工作。“孩子和大人不同,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个医生,换一个医生需要重新适应。而且医院派一个新同事进来,就多一个人冒风险。”王培文反复琢磨,最后告诉医院领导,“我留下来,你们放心,我能行。”

  “同事们都在坚持工作,我也不能例外,相信父亲可以理解我、原谅我。希望疫情早日过去,待我解除隔离后,一定第一时间到父亲的坟前磕头请罪,陪他说说话……”王培文给妻子和妹妹打了电话,让她们好好料理父亲的后事。

  安排好老人的后事,王培文转身进入了隔离病房,继续查房、安排治疗事宜。

  “我当时心情很复杂,很纠结。”王培文红着眼眶回忆说,“我年前回了一趟老家,说过年时要值班,不能回家了,父母非常理解我,让我别惦记家里。谁知道,那竟是我和父亲的最后一面。”

  王培文告诉记者,见到患者后,他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。“当时看到孩子的眼神,我觉得她们需要我”。

照顾小患者

他有“独门秘籍”

  王培文儿科医生已经18年了,照顾小患者,他有着自己的“独门秘籍”。“我们的工作对象是孩子,他们还不懂事,需要我们采取多种方法来引导他们。”王培文说。

  “王培文逗孩子有一套,他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,但是很细心,口袋里经常装着小玩具。有时遇见不配合的孩子,他就拿出玩具,用夸张的语言和动作来逗孩子。以前有一个1岁半的小患者,见到别的医生、护士就大哭,可唯独见到王培文,就开心得不得了。”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主任魏红艳说。

  进入隔离病区工作后,王培文更加注重和孩子进行交流。“我们穿着防护服,孩子看不见我们的眼神和表情,心里肯定会更害怕,我们就得更加细心、耐心。”王培文说。

  王培文会提前和家长们了解孩子的喜好,给孩子们准备点儿小玩具或小零食;查房时,他都会摸摸孩子的头,和他们拉拉手;查完房,如果有时间,还要陪着孩子们玩一会儿。“孩子是需要哄的,每次完成一项检查,我都会鼓励他们。”王培文说。

  同在隔离病区工作的医生刘深龙说,给孩子采集咽拭子很不容易,大家一旦遇到不配合的孩子,都会说“找王哥”。而王培文总能顺利地完成这项工作。

image.png

image.png

image.png

  医护人员的付出,一些年龄大的孩子都记在了心里。“有个小患者很喜欢画画,每天都会给我们医护人员画画。上面还写上:叔叔、阿姨,你们辛苦了,我们一起加油。”王培文说,看到这些画,大家都特别感动。

解除医学隔离后

他要去和父亲“说说话”

  2月25日,是王培文父亲安葬的日子。当天,王培文一直在病房里忙碌着,他护送一名患儿出了院。“孩子出院,是我那些天最高兴的事情。”王培文说。

  王培文告诉记者,现在,他一直强迫自己忙个不停,因为一闲下来,心里就特别难受。“以前,我睡眠质量非常好。可是最近,每到夜深人静,我总会想起父亲,总是整夜难眠。”王培文再一次红了眼眶,“我愧对家人。”

  现在,王培文留在隔离区进行着最后的相关工作。收尾工作完成后,他将接受医学隔离观察。

  “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结束后,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上坟,到坟上陪父亲说话。”王培文说,“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,我一辈子都遗憾;但是能够让患者们顺利康复,是我一辈子的骄傲,我没有辜负父亲生前的期望。”